广东福彩网

詞典使用對搭配產出與記憶保持的效能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文章通過測試和回顧式問卷調查,考察詞典對EFL學習者搭配產出及其記憶保持的作用,探討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因素,分析學習者在詞典使用技能方面存在的問題。62名英語專業本科生完成一項搭配填空任務,每個句子包含一個動詞+名詞的目標搭配,其中動詞缺失,要求學生使用手機在線詞典,根據句末提供的搭配漢語意思,補充目標搭配中的動詞。之后開展問卷調查,要求學生根據真實情況,對完成任務過程中的詞典使用策略及遇到的困難和問題進行回顧。一周后,對搭配的保持情況進行測試。研究發現,使用詞典能夠顯著提升學生的產出性搭配知識,雖然這些搭配信息在一周之后只能保持三分之一多。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最關鍵因素是詞典使用技能。學生在查找搭配的中心詞策略、不同搭配的區分、搭配釋義的理解,以及超級鏈接功能的使用等方面都存在欠缺。此外,文章也討論了詞典使用教學中的相關問題。
  關鍵詞 搭配產出 搭配保持 手機在線詞典 詞典使用技能
  一、 引言
  作為程式語的一種,搭配和其他的多詞組合如詞組、固定表達法、預制語塊、習語等,直接影響到語言表達的自然性、流暢性和地道性。(Nation2001;Wray2002;Nesselhauf2003;McCarthy & ODell2005;Laufer & Waldman2011)對于EFL學習者而言,搭配習得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即便是高階學習者在搭配使用方面也會遇到困難。(Lew & Radowska2010;Laufer2011;Laufer & Waldman2011)詞典研究者早就意識到搭配的重要性,廣泛關注與詞典編撰理論與實踐相關的各類搭配研究主題,如搭配的分類研究(Cowie1981),搭配的收錄與處理問題(Mittmann1999;Moon2008;Handl2008;Walker2009;陳國華,王薇2007;徐海2013),搭配理論在詞典理論構建和詞典編纂實踐中的運用等(Siepmann2005;武繼紅2011;Dalpanagioti2018)。學者們強調要加強對多詞單位的描寫,使詞典解釋對象從“單詞描述”向“預制模塊描述”轉化(章宜華2010),指出下一代學習詞典將以對搭配信息的詳細、系統處理作為新的設計特征(陳國華,田兵2008)。不過,盡管詞典編纂者費盡心思,在學習者詞典中融入了各類搭配信息,詞典用戶是如何使用這些搭配信息,對搭配學習又有什么樣的效果,這些大都所知甚少。只有少數實證研究考察了詞典使用對搭配理解、產出與記憶保持的作用,如Lew和Radowska(2010),Dziemianko(2010,2012,2014),Laufer(2011),Chen(2017) 等,且先前的研究尚未涉及手機詞典對搭配學習的作用。隨著科技的突飛猛進,智能手機已成為人們生活和工作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對于外語學習者而言,手機電子詞典也大有取代紙質詞典的趨勢,因此考察手機詞典的使用對外語教學具有現實意義。
  二、 文獻綜述
  早期研究主要考察用戶對多詞組合的查詢偏好和策略,分析用戶決定中心詞的策略,如詞性、句法結構、詞頻、用戶的母語背景等。Lew(2012) 發現,詞頻低的詞語被選為查閱對象的機會顯著增加,名詞優先于形容詞和動詞,詞語在多詞組合中的位置似乎并不重要。研究發現,詞典用戶對搭配信息的查詢頻率并不高。如Atkins和Varantola(1997) 發現,在910次的詞語查詢中,只有120次用來查閱搭配,其中38%是不成功的。Lew(2004)的問卷調查中,將近70%的參與者反饋他們從未或極少在詞典中查找搭配信息。Nesselhauf(2005)指出,詞典組和非詞典組的學生在寫作過程中所犯的搭配錯誤一樣的多,說明前者并沒有真正使用詞典來查閱搭配信息。不過陳玉珍(2007)的問卷調查顯示,41.9% 的參與者認為搭配信息是他們最經常查閱的信息類型之一,僅次于意義(93.0%) 和例證(69.8%)。
  武繼紅(2011)設計了一份專門針對搭配查閱習慣和偏好的問卷,調查學習者最經常查找搭配信息的學習任務類型,最經常使用的詞典類型,最經常查詢的搭配類型,搭配中最經常用作中心詞的詞性,以及詞典中搭配表征的最佳方式等,并了解學習者在搭配查詢過程中的主要困難。
  研究者探討了詞典使用對搭配理解、產出或記憶保持的作用。Komuro(2009)以日本的EFL學習者為研究對象,設計了一項句子填空任務,要求受試根據句子的意思,使用搭配詞典補充句子中包含的不同類型的目標搭配。研究發現,受試完成形容詞+名詞搭配的正確率最高(71.5%),超過動詞+名詞搭配(61.2%) 和介詞+名詞搭配(57.3%)。Lew和Radowska(2010) 通過句子搭配填空任務,了解不同類型詞典的作用,發現學習詞典用戶完成任務的成功率超過搭配詞典用戶(68% VS. 49%)。Laufer(2011)的研究同樣涉及搭配填空任務,發現中等水平學習者完成任務的正確率為44%,而中低水平學習者的正確率不到35%。部分學習者無法找到詞典中收錄的搭配信息,有些則以為自己認識目標搭配,因此無需查詞典。15個目標搭配中,中等水平學習者一周后平均只記得1.5個搭配,中低水平學習者僅記得0.5個。相比之下,Dziemianko(2010) 的研究結果較為樂觀。該研究要求受試使用詞典寫出目標詞項的意思(理解型任務),補充句子中的搭配(產出型任務)。數據表明,紙質詞典和電子詞典用戶完成兩項任務的正確率分別超過92%和98%,紙質詞典用戶在兩項任務中的保持率分別為62.4%和45.7%,而電子詞典用戶為76.7% 和63.8%。顯然,電子詞典比其紙質版在意義和搭配的保持方面更勝一籌。然而,該結論并沒有得到復制研究(Dziemianko 2012) 的證實。在該研究中,紙質詞典用戶在理解型任務中的保持率為36.2%,在產出型任務中的保持率為34%,而電子詞典用戶兩項任務中的保持率僅為23.8% 和 28.7%,遠遠低于Dziemianko(2010)中的數據。該作者認為,這兩項研究結果的不同主要歸因于所使用的電子詞典在宏觀結構和微觀結構設計特征方面的差異。   Chen(2017) 基于CALL方法,探討了詞典使用對搭配產出與記憶保持的作用,同時考察了EFL學習者的詞典在線查詢行為。研究發現,學習詞典可以顯著提高用戶的搭配產出性知識,不過由于詞典使用技能的限制,用戶完成搭配任務的正確率還不到一半(49.1%)。一周后目標搭配的保持率為36%。通過統計CALL程序中log files所記錄的詞典用戶每一次的鍵盤字母輸入和鼠標點擊數據,作者深入分析了用戶的詞典在線查詢行為,討論了用戶詞典使用技能方面的不足。
  Li和Xu(2015) 針對動詞短語,設計了一項意義選擇任務,要求受試先不使用詞典,從四個意義選項中選擇正確的一項,接著使用詞典再次完成該任務。同時通過內省式和回顧式問卷調查,了解詞典本身和詞典使用過程中存在的問題。Dziemianko(2014),Dai、Wu和Xu(2019) 則考察了詞典信息的呈現方式對搭配記憶保持的影響。
  從上述綜述可見,研究者主要從三個方面來探討詞典對搭配學習的作用,一是詞典本身,如詞典類型、詞典介質、信息呈現方式,二是搭配本身,如搭配類型、任務類型等,三是詞典用戶,如用戶的二語水平,尤其是詞典使用技能水平等。本研究擬通過以手機為介質的在線電子詞典使用,探討下列問題:
  1. 詞典使用對目標搭配的產出及其保持有何作用?
  2. 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主要因素包括哪些?具體存在什么問題?
  三、 研究設計
  (一) 研究對象
  本研究對象為某大學英語專業大三的學生。68名學生參與本研究,不過6位因為數據不完整被剔除在外,最終納入數據統計的人數是62人。
  (二) 搭配測試的設計
  設計一項搭配填空任務。每個句子包含一個動詞+名詞的目標搭配,其中動詞缺失,要求學生根據句末提供的搭配漢語意思,使用詞典補充該目標動詞,例如:
  Im trying tothe habit of staying up too late.(改掉習慣)
  目標搭配的選擇遵循以下幾個標準: 第一,搭配中的動詞和名詞都是BNC語料庫中最常用的3000詞,但其搭配頻率通過BNC的Sketch Engine檢索必須小于百萬次之一;第二,搭配在BNC中的MI值必須大于3;第三,目標搭配具有語義透明性,若搭配同時具有字面義和比喻義,則只取其字面義;第四,考慮搭配對等性因素,既涉及英漢對等搭配,如throw a punch → 揮拳,place a bet → 下賭注,也包含不對等搭配,如catch the sun → 被曬黑,stand the pace → 適應快節奏。此外,筆者也考慮到目標搭配的語域問題,排除專業領域性強的術語,如serve the ball(發球)。這些標準確保了所挑選的搭配具有典型性,是學生所不熟悉的,且具有較大的實驗價值。筆者第一批挑選了15個搭配,在30位與受試同等語言水平的學生中進行測試,發現有5個搭配是至少6位學生認識的,因此將這5個排除掉,最后剩下10個目標搭配。
  句子的編寫也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句子里所有的詞都是學生熟悉的高頻詞,確保將其注意力集中在目標搭配上。句子的編寫盡量簡潔、自然,有的是根據BNC索引行的句子改編而成,有的是其他學習詞典中的例句,與本研究所用詞典中的例句不同。此外,這些句子都沒有歧義。
  (三) 調查問卷的設計
  由于學生使用個人手機,很難對其使用過程進行監控,因此筆者設計了一份回顧式問卷,調查下列問題: (1) 在查閱動詞+名詞搭配時,是先查名詞,還是先想出漢語動詞的英語對應詞,然后再查詞典?(2) 在完成搭配任務的過程中,是否有找不到目標動詞的情況?若有,如何解決?(3) 在使用該詞典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其他的困難或問題?
  (四) 使用的詞典
  筆者選用的在線電子詞典是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5th ed.)(《朗文當代英語詞典》第5版,以下簡稱LDOCE5),學生在手機上可免費訪問其網站 https:∥www.ldoceonline.com。該詞典主要通過三種形式提供搭配信息。如下文圖1所示,詞目詞的例證中包含黑體印刷的搭配,如quicken ones pace、a walking pace、take a pace。有些搭配直接作為詞目收錄,可通過點擊超鏈功能獲得其釋義,如keep pace、set the pace、force the pace。此外,LDOCE5還設置了搭配專欄(COLLOCATIONS),集中收錄中心詞的各類搭配,如形容詞+名詞搭配、名詞+名詞搭配、動詞+名詞搭配等。總體上看,LDOCE5提供較為全面且易于查詢的搭配信息。
  (五) 研究過程
  本研究分前測、正測、后測三個階段,在正常的英語課堂時間內進行。第一周,先讓學生通過手機訪問詞典網站,熟悉LDOCE5的宏觀和微觀結構,再簡要培訓該詞典的用法,介紹搭配信息的呈現方式。第二周進行前測,旨在了解學生對目標搭配的熟悉程度。試卷上提供10個句子,每個句子包含一個動詞+名詞搭配,其中動詞缺失,要求學生根據句末提供的搭配的漢語意思,不使用任何詞典,寫出這10個目標動詞。前測試卷收上來之后,分發正式測試卷,除了句子順序不同外,內容跟前測的完全相同,要求學生通過手機,統一使用LDOCE5來完成任務。完成之后,分發問卷,要求學生根據真實情況,回顧搭配信息查找過程的相關問題。為了檢測這些目標搭配的保持情況,一周之后,在沒有事先提醒的情況下進行后測,除了句子順序調整外,內容與前測和正測的相同,要求學生不使用任何詞典,補充10個句子中的目標動詞。
  (六) 數據分析
  筆者統計了前測、正測和后測的成績。每次測試的總分均為10分,每個填寫正確的動詞得一分,小的拼寫錯誤或者時態錯誤不扣分。三次測試成績利用SPSS中單因素方差分析(ANOVA, Analysis of Variance, with post hoc tests) 進行統計。同時收集問卷的反饋信息,用于分析詞典使用過程的查閱行為及存在的問題。   四、 結果與討論
  (一) 詞典使用對搭配產出及保持的作用
  如下文表1所示,前測結果表明,學生對10個目標搭配幾乎一無所知(M = 0.23)。事實上,62個學生中,只有幾個學生認識1到2個目標搭配。由于筆者特意挑選頻率低的目標搭配,這樣的結果是意料之中的。在正測中,學生通過使用詞典,平均提供了5.82個正確的目標動詞,其中最好的成績是滿分10分,最低的只得1分。后測結果表明,10個目標動詞中學生一周后平均記得2個。按百分比計算,正確查到的目標動詞的保持率為345%(2/5.82×100%)。三次測試成績的單因素方差分析結果顯示,組間均值差異顯著 [F(2,183) = 197.53,p<0.001](見表2)。從表3多重比較(Tukey)的結果可見,這三個均值之間都存在顯著差異(p<0.001)。圖2展示了學生在這三個階段中產出性搭配知識的增減情況。顯然,詞典使用可以顯著提升學生的產出性搭配知識,這些知識一周之后學生只能記得三分之一多,不過與前測成績相比,還是有顯著的提升。
  筆者將本研究結果與Laufer(2011) 和Chen(2017) 進行了對比(見表4)。Laufer的研究中,中等水平學習者完成搭配任務的正確率為44.2%,Chen(2017) 為49.1%,而本研究是58.2%。這三項研究的受試英語水平總體相當,任務類型也相同,都是句子填空,而且都是針對動詞+名詞搭配,不過 Laufer使用的是來自三本不同詞典的詞條復印件,且有些目標搭配并沒有被收錄在內,而Chen(2017) 和本研究使用的都是整部的電子版詞典,其中前者使用的是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English-Chinese Dictionary (4th ed.)(《牛津高階英漢雙解學習詞典》第4版,以下簡稱OALED4) 的電子版,后者使用的是在線英文版的LDOCE5,且所有的目標搭配都收錄在詞典。由于電子詞典使用的便利性,學生查找搭配信息的頻率可能更高。Laufer(2011)也指出,有些學生認為自己認識那些目標搭配,所以并沒有使用到詞典。此外,同時提供多本不同詞典的詞條信息,也可能會給學生造成混淆。
  與Chen(2017)相比,本研究搭配任務完成的正確率高出將近10%,雖然學生使用的不是他們所熟悉的雙解版而是全英文版詞典。這在很大程度上與兩本電子詞典的結構設計有關。事實上,Chen所使用的OALED4只是將其從紙質版原原本本地轉換成電子版而已,詞典的微觀結構沒有任何改變,還是沿用傳統的紙質版詞典信息表征方式,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電子詞典,而且版本相對較老,有些搭配信息的處理方式還不夠科學。而LDOCE5是相對成熟、完善的在線電子詞典,其結構設計更為友好,查詢快捷、便利,且搭配信息更為豐富、完整。顯然,詞典本身的因素對查詢結果具有不可忽視的影響作用。
  雖然與Chen(2017) 相比,本研究的結果較為樂觀,但與Dziemianko(2010,2012) 相比,依然差距較大。在她的兩項研究中,電子詞典用戶的搭配正確率均超過92%。這可能與所涉及的搭配類型有關。本研究針對的是由高頻詞組成的動詞+名詞低頻搭配,學生有可能依據語法規則,把動詞和名詞一個一個組合起來,而Dziemianko研究的是介詞+名詞搭配,且是學生不認識的名詞,他們很可能將搭配視為一個整體,就像一個陌生的新詞一樣,進行整體加工。可見,搭配類型也直接影響到詞典使用結果。
  從搭配保持來看,本研究發現,一周后學生對所查到的搭配信息記得不多,僅34.5%,不過和前測成績相比,學生在搭配知識方面還是有顯著的提升。考慮到本研究是在附帶習得的情況下開展的,學生的注意力放在完成填空任務,而不是搭配學習上,加上事先并不知道測試之后會有保持測試,僅僅一次的接觸,顯然不能保證記住大部分的目標搭配,所以這樣的數據并不出乎意料。事實上,這與Chen(2017) 得出的36.1%的保持率相差不大。
  (二) 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相關因素
  研究表明,在10個目標搭配中,學生借助詞典,平均提供了5.82個正確的目標動詞。考慮到學生是大三的英語專業學生,而且所有的目標搭配均可在詞典中找到,58.2%的正確率仍不夠理想。從試卷和問卷調查的反饋來看,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因素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1. 用戶的詞典使用技能
  查找多詞組合的詞典信息顯然要比查找單個詞要復雜一些,而中心詞的確定就是關鍵的第一步。調查問卷結果顯示,對于動詞+名詞搭配,多數學生是將名詞當做中心詞,也就是先查名詞,這顯然是正確的,但仍有38.7%的學生是根據句末提供的漢語,先想出漢語動詞的英語對應詞,然后查詞典。例如,為了完成“ a kiss(送飛吻)”,學生先從動詞入手,認為送的英語對應詞就是send,然后在詞典中檢索send,結果該詞條里并沒有send a kiss這樣的搭配。之后再嘗試另一個對應詞give,同樣找不到該搭配。其實該目標搭配收錄在kiss名詞詞條的搭配專欄里,還提供釋義和例證。顯然,先查動詞的對應詞不是明智之舉,首先兩種語言之間的搭配表達未必對等,其次對于同一搭配,未必會同時收錄在名詞和動詞的詞條中。先查動詞對應詞的做法費時低效,還有可能無功而返。有趣的是,有個別學生反饋,對于有些搭配他們是以名詞為中心詞,對于另一些則是先查動詞對應詞。實際上,對于搭配而言,中心詞策略在很多時候決定著查找的成敗。遺憾的是,一些學生并沒有掌握這項基本技能。
  問卷調查數據統計表明,只有11.3% 的學生認為他們在詞典中成功地找到了所有的10個目標動詞。事實上,從試卷上看,只有一名學生得滿分,找到了所有正確的目標動詞。這10個目標搭配都收錄在名詞詞條中,部分搭配還同時收錄在動詞和名詞詞條中。只要查找的方法正確,應該都可以找到的,但絕大多數學生都做不到這點,主要原因就是詞典使用技能的不足。除了上述提及的中心詞策略之外,有些學生沒有充分利用在線電子詞典的超級鏈接功能。例如,catch the sun 沒有收錄在名詞sun的搭配專欄中,而是以復合詞項的形式直接當做一個獨立的詞目收錄,旁邊是標識鏈接的箭頭。只要點擊這個箭頭,馬上就可看到對這個搭配的解釋,然而從試卷上看,41.9%的學生提供了錯誤的動詞,有些可能是太粗心沒有注意到超鏈標識,另一些則可能是因為根本就沒想到catch the sun與被曬黑是兩種語言中相對應的搭配。多數學生填了burn、 tan、enjoy、bask等概念上與曬相關的動詞,但這些動詞顯然在句法上均無法與sun搭配。   此外,從試卷上看,學生無法區分同一個中心詞的不同搭配。如圖3所示,blow your nose(擤鼻涕)和pick you nose(摳鼻子)顯然語義不同,但部分學生無法區分這兩個搭配的意思,所以錯誤地選用了blow來補充“ the nose(摳鼻子)”。
  又如,place a bet on something(下賭注)與make a bet(打賭)在語義上是有所差異的,但有58.1% 的學生做錯了,將place和make兩個動詞混淆起來。同樣,部分學生將blow a kiss(送飛吻)填成give a kiss(親吻)。
  有些學生在做題時過于粗心,查詞典之前沒有認真看題。以kick the habit(改掉習慣)為例,有些學生一看題目就匆忙填了change一詞。雖然“改掉習慣”和“改變習慣”只有一字之差,但在中文上顯然是兩個不同的搭配,只要足夠細心,就不會用change the habit(改變習慣)來替代kick the habit(改掉習慣)。還有就是take a joke(開得起玩笑)。有十來個學生填play而不是take,很可能是因為他們將中文“開得起玩笑”看成“開玩笑”,以為知道答案,所以沒有查詞典。
  當找不到目標動詞時,多數學生的做法是改變查找的中心詞。比如,當他們在名詞詞條中找不到所需要的目標動詞時,他們會轉而把漢語動詞翻譯成英文,然后查該英文單詞;有些學生則是查看例證,看例證里是否提供動詞;還有的會使用手機上其他的詞典App或者查百度;另一些則靠猜測填詞。
  問卷調查反饋信息顯示,24.2%的學生認為他們在使用詞典的過程中沒有遇到任何困難,而多數學生反應,他們遇到的主要問題是無法區分同一中心詞的不同搭配,這也反應在他們的試卷答案上。有些學生覺得英語釋義不好理解,因為他們平時很少使用英英詞典。部分學生反映,他們查找單個詞沒有問題,但查找短語或搭配就很吃力。還有些學生認為電子詞典提供的信息太多了,找起來像大海撈針,太耗費時間。
  顯然,學生在詞典使用技能方面還不夠成熟,在中心詞策略、超級鏈接功能的使用、搭配的區分、英語釋義的理解等方面有所欠缺,這直接影響到詞典的使用效果。
  2. 詞典本身
  詞典本身也會給用戶造成一定的困擾。有幾個學生反映說在使用手機詞典的過程中,由于網絡問題,頁面總是卡頓,讓他們失去耐心,所以干脆不用,靠猜測完成搭配填空。筆者對LDOCE5進行了檢視,發現了幾個問題。圖4顯示,ban這個詞條中收錄的幾個搭配多數沒有提供釋義,對于不了解lift a ban為何意的學生來說,顯然無法將其與“撤銷禁令 ”對應起來,因此可能會錯誤地用撤銷的對應詞cancel或revoke來代替lift。事實上,有15名學生用這兩個對應詞,寫出了cancel a ban或revoke a ban這樣不地道的搭配。
  此外,LDOCE5中的搭配有些是以變體的形式收錄的。例如,stand the pace和take a joke在詞典中收錄的形式是be able to stand the pace和somebody can take a joke,且均需使用超鏈功能。對于比較馬虎或缺乏耐心的用戶來說,可能會忽略掉包含在較長的表達式之中的搭配。LDOCE5還有個問題是,有些搭配可以直接將其整體放在搜索框進行檢索,而有些則不行。有些搭配既收錄在名詞詞條中,也收錄在動詞詞條中,有些則只收錄在名詞詞條中。例如,lift a ban和place a bet就無法進行整體檢索,而其他的8個搭配則可以。上述這些詞典本身的小問題顯然對用戶的搭配檢索產生了負面影響。
  3. 搭配類型
  除了與用戶、詞典相關的因素外,搭配本身的特點也會對任務的完成產生影響。表5列出了本研究10個目標搭配中正確率最高和最低的搭配。其中pick ones nose(摳鼻子)和keep house(料理家務)的正確率最高,而catch the sun(被曬黑)和stand the chance(適應快節奏)的正確率最低,其中最高與最低之間的差值將近70%。對比之下可以看出,前兩個搭配屬于對等搭配(congruent collocations),也就是說兩種語言之間的表達是一一對應的,而后兩者屬于不對等搭配(incongruent collocations)。Stand the pace和catch the sun在漢語中并沒有對等的搭配表達,無法用一個動詞加一個名詞的漢語對應表達式,因此只能通過解釋的方式來說明,即“適應快節奏”和“被曬黑”。這種英漢搭配的不對等現象給學生帶來了困擾,大約只有五分之一的學生為“ the pace(適應快節奏)”提供了正確的動詞stand,而多達40.3%的學生填了“適應”的對應詞adapt。更糟的是,在LDOCE5中,stand the pace并沒有與gather pace、keep up pace、keep up with the pace等一起收錄在搭配專欄中,而是以變體的形式be able to stand the pace當做一個獨立的復合詞項收錄,且需使用超級鏈接。同樣,當學生看到“被曬黑”的釋義時,很難將其與catch這個動詞關聯起來,因此只有35.5%的學生做對。可見不對等搭配會給詞典使用增加難度,直接影響搭配任務的正確率。
  本研究揭示的用戶詞典使用相關問題與Chen(2017) 的研究發現一致。Chen通過程序中的log files記錄并分析用戶的在線查詢行為,發現學生無法區分義項之間的語義差異,忽略詞典的超鏈接功能,對于長詞條缺乏足夠的耐心和細心等。本研究通過回顧式問卷,發現學生存在同樣的問題。盡管研究方法不同,兩次研究的結果大同小異。
  五、 結論
  通過實證研究,我們考察了EFL學習者使用手機在線詞典完成英語搭配及其搭配知識的保持情況,分析了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各種因素,討論了學習者在詞典使用技能方面存在的問題和不足。研究發現,詞典使用可以顯著提升學習者的產出性搭配知識。影響詞典使用效能的因素除了詞典本身和搭配類型外,最主要的是學習者的詞典使用技能。研究顯示,學習者的詞典查閱技能有待提高。有些學習者在查找搭配時,采用了費時低效,甚至錯誤的中心詞策略,導致無法找到目標信息;有的忽視了電子詞典超鏈接功能的存在,無法獲取近在咫尺的相關信息;有的無法區分同一中心詞中的不同搭配,對釋義的理解存在偏差;有的則粗心大意,沒有認真看題,認為自己認識目標搭配,無需使用詞典等。顯然,由于詞典使用技能不夠成熟,限制了學習詞典在搭配產出方面的積極作用。這充分表明了詞典使用教學的重要性。學生在查找多詞組合時特別需要指導和訓練。例如,他們需要知道所用詞典的信息呈現模式,需要掌握正確的中心詞策略,需要學習如何區分不同義項的差異等。在當前多媒體多模態的環境下,如何提高學習者的電子詞典檢索技能尤其重要。學習者需要了解電子詞典的結構、特征和功能,熟悉電子詞典的檢索途徑和方法,懂得識別詞典中的標識標簽等。最重要的是,要通過詞典使用教學,提高學習者的詞典使用意識,培養良好的詞典使用習慣,提高詞典使用技能,做個高效、細心、專注、投入的詞典用戶,這樣才能充分發揮詞典對外語學習的作用。   參考文獻
  1. 陳國華,王薇.從 《英語搭配大辭典》看英語搭配詞典的編寫原則. 外語教學與研究,2007(6): 468-473.
  2. 陳國華,田兵. 下一代英語學習詞典的設計特征. 外語教學與研究,2008(5): 224-233.
  3. 陳玉珍. 對高校英語專業學生使用學習詞典情況的調查分析. 辭書研究,2007(2): 120-130.
  4. 武繼紅. 英漢學習詞典中搭配的認知化呈現. 北京: 科學出版社,2011.
  5. 徐海. 短語學與英語短語的詞典收錄及編排. 辭書研究,2013(5): 46-52.
  6. 章宜華. 新一代英語學習詞典的理論構想——基于二語習得理論的研究. 現代外語,2010(3): 240-248.
  7. Atkins B T S, Varantola K.Monitoring Dictionary Us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1997(10): 1-45.
  8. Chen Yuzhen. Dictionary Use for Collocation Production and Retention: A CALL-based Stud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17(2): 225-251.
  9. Cowie A P. The Treatment of Collocations and Idioms in Learners Dictionaries. Applied Linguistics, 1981(2): 223-235.
  10. Dai Y, Wu Z, Xu H. The Effect of Types of Dictionary Presentation on the Retention of Metaphorical Collocations: Involvement Load Hypothesis Vs. Cognitive Load Theor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19(4): 411-431.
  11. Dalpanagioti T. A Frame-semantic Approach to Co-occurrence Patterns: A Lexicographic Study of English and Greek Motion Verb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18(4): 420-451.
  12. Dziemianko A. Paper or Electronic? The Role of Dictionary Form in Language Reception, Production and the Retention of Meaning and Colloca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10(23): 257-274.
  13. Dziemianko A. Why One and Two do not Make Three——Dictionary Form Revisited. Lexikos, 2012(22): 195-216.
  14. Dziemianko A. On the Presentation and Placement of Collocations in Monolingual English Learners Dictionaries: Insights into Encoding and Reten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14(27): 259-279.
  15. Handl S. Essential Collocations for Learners of English: The Role of Collocational Direction and Weight.∥Meunier F, Granger S.(eds.) Phraseology: An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8: 43-66.
  16. Komuro Y. ‘Japanese Learners’ Collocation Dictionary Retrieval Performance.∥Barfield A, Gyllstad A. (eds.) Researching Collocations in Another language: Multiple Perspectives.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2009: 86-98.
  17. Laufer B. The Contribution of Dictionary Use to the Production and Retention of Collocations in a Second Languag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11(24): 29-49.
  18. Laufer B, Waldman T. Verb-noun Collocations in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A Corpus Analysis of Learners English. Language Learning, 2011(61): 647-672.   19. Lew R. Which Dictionary for Whom? Receptive Use of Bilingual and Semi-bilingual Dictionaries by Polish Learners of English. Poznań: Motivex, 2004.
  20. Lew R, Radowska M. Navigating Dictionary Space: The Findability of English Collocations in a General Learners Dictionary (LDOCE4) and Special-purpose Dictionary of Collocations (OCD).∥Andrzej C, Molek-Kozakowska K. (eds.) Exploring Space: Spatial Notions in Cultural, Literary and Language Studies; Volume 2: Space in Language Studies. Newcastle upon Tyne: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2010: 34-37.
  21. Lew R. The Role of Syntactic Class, Frequency and Word Order in Looking up English Multi-word Expression. Lexikos, 2012(22): 243-260.
  22. Li Lingling, Xu Hai. Using an Online Dictionary for Identifying the Meanings of Verb Phrases by Chinese EFL Learners. Lexikos, 2015: 191-209.
  23. McCarthy M, ODell F. English Collocations in Use: How Words Work Together for Fluent and Natural English: Self-study and Classroom Us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24. Mittmann B. The Treatment of Collocations in OALD5, LDOCE3, COBUILD2 and CIDE.∥Herbst T, Popp K.(eds.) The Perfect Learners Dictionary. Tübingen: Max Niemeyer Verlag, 1999: 100-111.
  25. Moon R. Dictionaries and Collocation.∥Granger S, Meunier F.(eds), Phraseology: An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8: 313-336.
  26. Nation I S P. Learning Vocabulary in Another Languag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27. Nesselhauf N. The Use of Collocations by Advanced Learners of English and Some Implications for Teaching. Applied Linguistics, 2003(24): 223-242.
  28. Nesselhauf N. Collocations in a Learner Corpus.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5.
  29. Siepmann D. Collocation, Colligation and Encoding Dictionaries. Part I: Lexicological Aspec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05(18): 409-443.
  30. Walker C. The Treatment of Collocations by Learners Dictionaries, Collocational Dictionaries and Dictionaries of Business English.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xicography, 2009(22): 281-299.
  31. Wray A. Formulaic language and the Lexic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莆田學院外國語學院 福建 351100)
  (責任編輯 馬 沙)
轉載注明來源:http://588tuan.com/4/view-15130824.htm

相關文章

服務推薦

? 吉林体彩网-Home 吉林福彩网-广东福彩网 湖北体彩网-推荐 湖北福彩网-官网 江西体彩网-欢迎您 江西福彩网-安全购彩 安徽体彩网-Welcome 安徽福彩网-Home 天津体彩网-广东福彩网 天津福彩网-推荐